上街门户网站

拜腾买一汽生产资质付款逾期,造车新势力面临严峻考验

时间:2019-11-03 15:47:04| 查看: 3415|

摘要: 造车新势力企业在资金等方面正遭遇严峻的考验。以1元买下一汽华利生产资质、同时担下8亿多债务的拜腾汽车,尚未在规定时间内付款。目前,一汽华利方面仍没有收到拜腾汽车剩余4.7亿元的打款。拜腾汽车付款逾期,

新的动力汽车制造商正面临资本等方面的严峻考验。用1元钱购买了一汽华利生产资质的BATTEN汽车,债务超过8亿元,未能在规定时间内付款。

“百腾和一汽李霞在支付相关事宜上一直保持积极沟通,并为此做出适当安排。南京北腾工厂建设项目进展有序。工厂建设最终完成后,将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生产准入。”百腾汽车今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10月9日,一汽李霞(000927.sz)董蜜在回答投资者关于百腾欠款是否到位的提问时表示,南京知行尚未收到代表华利公司返还的部分款项,公司将积极督促南京知行尽快返还相关款项。2018年9月,一汽李霞宣布将以1元的价格将其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转让给南京知行,南京知行的汽车品牌是北腾。虽然股权转让成本仅为1元,但南京知行仍需支付华利公司应付工资5462万元,华利汽车欠债务8亿元,其中8亿元将于2019年9月30日前分期偿还。本次股权交易完成后,北腾可以获得一汽华利的造车资格。目前,一汽华利还没有收到贝特朗剩余的4.7亿元。

北腾汽车的延期付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其相对紧张的财务状况。然而,在今年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贝特恩CEO戴雷在展会上表示,贝特恩的C轮融资即将结束,预计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者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的工业投资基金,该基金主要用于生产第一个大批量生产的m字节模型。在车展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戴雷表示,巴林已经与一汽集团签署了投资协议,一些融资机构的程序正在进行中。不久前,戴雷在其官方微博上表示,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autotech女士的子公司M Young Shin公司也将参与巴林的首轮碳融资。同日,双方还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当地制造、销售、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开展战略合作。此外,在第三轮融资后,巴吞将立即开始第二轮融资。

巴吞的第一款量产车型——M-Byte已经在法兰克福车展上正式亮相。根据最新计划,预计将于2019年底大规模生产的Baton m-byte将于2020年年中开始大规模生产。它将首先在中国市场交付。预计该公司将于2020年开始接受来自欧洲和北美的预订,并于2021年正式进入欧洲和美国市场。百腾在南京的工厂已经基本完工,冲压、焊接、喷漆、装配、电池五大车间都已准备好安装,将于今年10月试生产。

据新闻报道,巴林前几轮甲乙融资总额为7亿美元,其中一汽集团在乙轮获得2.65亿美元,并继续投资丙轮融资。也就是说,一汽是巴林的主要投资者。有传言称,由于一汽集团的话语权较大,非一汽投资机构是否会跟进投资充满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法拉第未来新任首席执行官毕福康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他离开巴林汽车是因为投资者一汽集团的过多干预,这引起了业内对巴林汽车独立运营的质疑。后来,北腾汽车发表声明称,北腾一直独立运营,并谴责分叉的言论,而分叉则发微博澄清媒体断章取义。

关于一汽李霞在9月30日前仍未付款是否有权终止巴吞电机的转让,一汽李霞在投资者的问答中表示:“我希望对方能根据协议尽快代表华利公司偿还欠款。如果协议终止,双方都将受到影响。”

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凌志表示,一汽集团此前对巴汀的投资是战略性投资,具有一定的话语权。“一汽的问题持续了很长时间。从内部突破和创新是非常困难的。它的问题是保守。百腾对它来说意味着鲶鱼效应。百腾等企业将自主发展。最好的方法是合作,而不是吃饭。”曾凌志告诉记者,一汽需要增强其汽车制造企业的活力,以实现造血功能。如果合同破裂,双方都会受到不利影响。

除了百腾汽车,整个新的汽车制造动力企业都在经历一个资本的冬天。全球数据研究机构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14日,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风险资本总额同比下降近90%,至7.83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截至2018年6月中旬)的风险资本总额高达60亿美元。风险资本家对中国电动汽车行业的投资项目越来越谨慎。在资金使用方面,汽车制造商开始通过裁员等手段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成本。以首席汽车制造商魏为例,他已经裁员两人。

此外,今年上半年,新的汽车制造电力企业的销售量不到1万台。与新建汽车制造动力企业设定的年度销售目标相比,目前的形势也离目标相去甚远。一些汽车制造企业在拖欠货款和关闭工厂方面遇到了麻烦。显然,新的汽车制造动力企业正在加速重组,严峻的形势也在考验这些企业如何继续它们的生活。

188bet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