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街门户网站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⑨:暂别战场检讨问题!我军特工武器还不如越方

时间:2019-10-30 16:33:54| 查看: 2472|

摘要: 往期回顾:头条专栏我所经历的侦察兵持续征战与外军区1984年开始组织侦察大队到边境的轮战,不是同一概念。开始原则上还以军或师组成侦察大队、支队每半年轮换一次。仍由顾维忠科长率领的32师侦察支队部和侦察

当边境侦察行动返回大理后,对军队机关、高等院校等职称不清的干部进行统一“等级评定”的工作基本结束。虽然我没有参加教育评估过程,但我也知道它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它赋予了军官、军官、助理、行政人员、教师、医生、护士、军队工程技术人员、机关和高等院校工作层次不明的责任、权利和福利。这是当时军队“整顿”和走向正常化的一项重要措施,为后来“军阶制度”的恢复奠定了基础。根据入伍年限和资历评估,我和郭家龙被任命为正规军营参谋,王云纹和张锁被任命为正规军连。我对纵向和横向的比较很满意。我觉得我过得很愉快,应该努力工作。

对于我在河口战争中的行动,侦察大队临时党委为我提交了一份“三等功”报告,这份报告连同士兵的功绩记录,必须报军事政治部批准后才能得到承认。但是送到政治部的功勋报告被推迟了一个多月,没有得到回应。吴主任去问,组织主任说,所有你要记录功绩的士兵都已经得到通知,但是干部不仅要严格控制,而且杨子谦在“职称评定”中也被指定为“正职”。正职干部必须经过军委批准,这就更难了。最好是你们总部党委尽快给他一个“奖励”!最后,我只获得了“军事指挥奖”,但我很冷静。这至少是对我“参与边境行动”和“实战”经验的肯定。

8月初,军区情报部宣布,总参谋部情报部将在北京的一所研究所举办“侦察设备”研讨会,主要审批向部队提供的侦察设备。一些设备将在会后分发给部队使用,因此与会者必须年轻,有文凭,接受能力强。这是北京少有的“好工作”。年龄系的工作人员都很年轻,而且有文凭,郭古龙还是云大学本科毕业。吴主任向陆军参谋长刘展汇报后,我被指定参加会议。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那些年,没有旅行,工人也没有时间和财力去北京。士兵们轮流“探亲假”,直接去看望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没有旅行的机会。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会见群众,在大会堂会见兵团以上干部,这是多么“光荣而神圣”的事情啊。想到这些,我感到幸运,甚至欣喜若狂。我还计划参观天安门广场、烈士纪念碑和人民大会堂。

我们军队的早期迷彩服

在北京的一所军事研究所,我参观了小型雷达和夜视设备的操作演示,这些设备可用于陆军和“边防和海防岸基部队”的战场观察和监测。我试了野外伪装服、“隐形配件”和野外伪装漆。该研究所负责人表示,虽然这些未成型的设备、配件和装备仍然粗糙,但它们与世界上先进国家军队的同类产品仍有很大不同,但这样的开发过程从研发的初始阶段到高端都是必要的。例如,迷彩服和迷彩饰品的着色材料需要混合各种矿物和植物颜色。我们还没有解决什么矿物颜料用于混色和不脱色的问题。另一个例子是夜视设备和小型雷达,虽然可以由步兵携带,但仍然很重,观察距离短、清晰度差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这是因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几乎所有的军事研究机构都瘫痪了,人才流失严重,科研项目停滞了十年。目前,高科技领域被美国、苏联等国家封锁。先进的东西不能进口或购买。我们需要重新开始。这是该研究所恢复正常工作以来的第一批产品。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它终于开始重视科学研究和生产。与会者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重点是军队装备太差,太落后于时代。

根据我在边境侦察行动中的经验和教训,我作了如下评论:目前,陆军侦察兵的装备与步兵基本相同。文化大革命前,比步兵多了一把“特殊匕首”。然而,这种特殊的匕首不能被切割。除了刺伤和刺伤,它几乎没有实际效果。重点基本上是道具和装饰。美国和苏联军队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广野战迷彩服和夜视设备。战争结束后不久,没有军队被用于自卫反击。官兵们仍然穿着“65式军装”,一年半一套(多一条军裤)作战,夜视设备从未被碰过。目前,应该有适合中越边境作战的野战迷彩服分发给南方部队,这也是我们在边境执行侦察任务的官兵最需要的基本服装。此外,越南落后了,但越南陆军特工的武器装备的“便携性和小型化”比我们的好。越军钢珠手雷比我们的木柄手雷轻。虽然我们的木柄手榴弹很容易使用,但它可以设计得更小更轻。另一件事是我们的侦察兵装备了与步兵相同类型和重量的木制冲锋枪,野战装备与步兵相同。它们很重,在边境侦察行动中不便于携带。希望新开发的设备和装置在有效和实用的前提下能够便携和小型化。目前开发的野外迷彩服和夜视设备虽然还不够成熟,尚未定型,但相对实用。有人建议在边境执行战斗任务的侦察兵可以使用和测试它们。

我的演讲引起了与会者的共鸣,总部和研究机构认为它接近战场的现实,非常重视。会后一年内,分配给侦察队在边境侦察行动中试用的武器和装备包括:微声冲锋枪、便携式地面小型雷达、夜视屏幕通用反应仪器、个人野外帐篷和饮水袋等。最初的“特殊”匕首被“多用途”匕首所取代,这些匕首可用于切割、劈砍、切割、刺伤和打击等。陆军侦察兵的装备得到了改进。

在北京,会议组织了一次八达岭之旅,爬上了长城,参观了密云水库和明十三陵,专程去天安门广场拍照,参观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毛主席纪念堂,还感受了乘地铁的滋味,并参观了王府井和长安街,以此来赞美首都的名气和繁荣。

我坐火车回昆明,在军事招待所遇到了政治部主任,以防齐告诉我,“老阳,你已经提到副主任了。”创造和我是老朋友了。我们以为他在开玩笑,就解雇了他。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告诉他这次军事当局只有两名副局长。除了你,侦察处的副主任,另一个是卫生部的曾博士。他是后勤部门的副主任。

当副主任了!对我来说,这是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约会时我在北京。约会前后我离开了十多天。此外,在离开大理之前,我说过我不想被提升。我刚刚被评定为参谋总长。半年内我仍然很满意。这一下子被任命为副局长,真有些出乎意料的兴奋。我也认为我在军事机关这个位置上还是有点“嫩”。此时,大部分的大副都还是四五十岁参军的老同志。毕竟,我32岁的副总干事中没有多少人进入了副团。他们只有与军务司副司长陈二泉相同的资历,他是一位在“自卫战争”后不久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因此,当我回到部队会见同志和同事时,我被称为陆军副局长,对此我感到不舒服。另一个原因是,当我还是副局长的时候,组织安排吴局长司文和参谋郭家龙同时调换工作。这让我有些尴尬,所以我“代替了副局长”来主持这个部门的工作。然而,面对主任和同事是不自然的。

作者(左)和刘展办公厅主任(中)合影,当时他派吴司文主任(右)去换工作。

在担任副局长前后,没有一个领导人和我说话,也没有人向我打招呼。我从北京回来参加“部长级会议”的时候,只听参谋长刘展公开说,“你们杨子谦侦察办公室副主任的命令已经宣布了,你们的军务主任很快就会把工作交给你们。你必须尽快适应你的职责,让工作正常进行”。这是那个时代军队干部的任免方式,至少是那个时代第十一军的作风!虽然我已经有一年没有休假去看望亲戚了,但我原计划在从北京回来的时候休假去看望父母、妻子和孩子,但是提这个假期并不方便。

10月下旬,我接到军事情报部门的通知,说我参加了在厦门举行的童子军装备“培训会议”,只在北京举行了装备“研讨会”。我觉得军队仍然坚持设备研究。我真的很想尽快弥补过去的延误。他23日抵达厦门,住在“坂头”31军招待所。很荣幸这是一次由总参谋部情报部召开的高级别会议,有陆军野战部队和边防省军区侦察办公室的领导人参加。我在这里遇到了几个南京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毕业一年多后,他们都以副主任和主任的身份出席了会议。谈兴也很强大。我最关心的是“反攻”和“边境侦察行动”的实际情况。当然,我有责任“回答问题,消除疑虑”,这样我就不能长时间睡觉了。

第二天仍然是入住日。第一个到达的人将安排他们自己的活动。板头离厦门市和鼓浪屿很远,会议有时间参观。我们钦佩著名的“爱国华侨领袖陈嘉庚”和华侨的故乡“集美镇”,并邀请他们观光。海边集美镇的街道和建筑独特而美丽,给人一种舒适和壮丽的感觉。几所海事和航海大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海滨的“陈嘉庚墓”花园向我们展示了陈先生不朽的开拓精神和爱国华侨的功绩和成就。站在墓前,他望着大海,仿佛可以看到年轻的陈嘉庚独自去南亚创业,历经艰辛,终于成为南亚著名的资本主义爱国华侨领袖。战争年代,陈先生担心祖国的安全。他慷慨捐助大量资金支持抗日战争,向学校和助教注资,帮助远征军缅甸作战,后来修建鹰厦铁路和海滨堤坝。他的功绩为他赢得了国内外的巨大声誉,令人钦佩。温任雪称赞道:“看陈嘉庚墓”。

侨乡集美镇是堤防附近的一座海边坟墓。

优点反映了美好的风景,显示了一个人纯洁的心灵。

在集美宽阔的海滨大道上慢慢行走,远处大海的美丽景色,大船和蓝天让我们从内陆轻松愉快。有几个地方在海上卖“走私货”,非常显眼。许多摊位都装饰有来自邓丽君和港台歌手的磁卡磁带,以及精美的尼龙围巾和双狮手表。当路人走近时,小贩会把感兴趣的人介绍到其他地方,看看“大件物品”,如录音机、彩电、冰箱等。,让人觉得神秘!我来之前听说集美和石狮镇是著名的华侨城,也是海上走私货物的集散地,在那里我可以买到当时被视为“高端品牌”的海外电器。例如,日本的“三洋”和“松下”电视机、冰箱、录像机等。当然,价格并不便宜,三洋单卡录音机也需要300元左右,这在当时绝不是一笔小数目。当时,我的行政级别是21级,月薪是70多元。此外,如果他们被购买,不能带回内地,只要在铁路和公路上发现“走私货物”,他们就会被没收。然而,奇怪的是,“小走私货”从邮局送出后还能进入内地。虽然异国情调的花朵令人费解,但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它们是如此有趣。幸运的是,会议的组织者出来时打了招呼:不要随意购买走私物品,以免被骗或没收。会议的组织者将帮助购买并邮寄他们回家。因此,在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只注重观光,欣赏各种海外新鲜商品,当我们“开门”的时候,就能体会到海滨城镇的大贸易格局。当然,这也让人有点兴奋和不知所措。尽管缺钱,他还是买了一台三洋品牌的“单卡录音机”,注册参加会议后寄给了妻子和孩子,实现了当时家人的愿望。

在几天的会议中,云顶崖海岸警卫队的观察哨被参观了两次。当时,它是名副其实的海防前沿,仍然是两岸对抗的前哨。永远准备好的防御工事、壕沟和掩体密集地堆积在山林和崖壁上。道路检查站重叠,戒备森严。陆海空三军都在山野森林中部署了部队和军事设施。乘公共汽车去戒备森严的永北山顶观察站。这个地点不大,但是许多将军和显贵都曾在这里观察金门的实地情况。虽然台湾海峡两岸的敌对情绪正在逐渐缓和,但它仍然是海防前线的军事禁区。只有来到山上的士兵不需要像过去那样神秘兮兮的。观察室内外有各种风格和类型的远视观察设备,每台设备旁边都有科研院所的专门人员介绍性能,指导操作和观察。

通过高功率望远镜观察金门岛,看到暴露的防御工事、炮兵阵地和人员活动等,非常有趣。我觉得双方在战争中都没有紧迫感,而且战无不胜,就像观察友军的保护设施和他们的礁石位置一样。只有沿着海滩,大金门岛和小金门岛排列着各种各样的人工巨大障碍物以防止着陆。金门岛上竖立的“三民主义拯救中国”等大标语仍然引人注目。这只是海峡两岸和平的基本特征,当时它能够表现出敌意。大丹和二丹离厦门更近。岛上的防御工事和堡垒密密麻麻,食物也很重。其他官兵可以通过双筒望远镜清楚地区分他们的行动。被问及近年来台湾海峡两岸的对抗和宣传。由于知道双方自“文化大革命”以来已经停止炮击,过去的炮击通常是象征性的。双方都将避免建筑以及人类和动物活动。目前,只有双方的扬声器仍在相互广播,但没有更多的攻击性批评。看到风景让我叹息!之后,我写了《登云顶崖眺望彼岸的感受》作为纪念,这也是我当时的心声:

(1)

公共汽车盘旋在悬崖上,柱子向南望着大海。

距离似乎接近天空,在岛屿的脚趾前近视。

金门,大的和小的,今天都可以看到,但是两个大的负载是清楚的。

相距不到6公里,双方血肉相同。

遗憾的是,能够努力地看着并感到悲伤,但却离得又近又远。

一个慈爱的母亲总是希望离开她的儿子,回到一起建立一个家。

(2)

金门,大大小小,两大堆,

如果你像游艇一样移动,你就像船一样漂浮。

靠近大陆,我们听说过水利协会。

就像孩子们在海边玩耍,就像渔船回到岸边。

我总是感到悲伤。我真的很抱歉!

他们都是中国人,只能等着瞧而不能团聚。

三十一年后,双方分裂了。

我对长久的分离和悲伤深感忧虑,我渴望回到共同的幸福。

作者访问了厦门

会上介绍的待定装备产品中,一些实用的部队和野战部队基本上可以跟上时代。例如,几种高功率望远镜,具有长而清晰的视距,适用于野外作业和岛屿观察所。夜视红外观测仪操作简单,也适用。然而,电子通信产品仍然落后、笨重且不便于携带,并且首先被感知所拒绝。其中一种“对讲机”非常适合野外作业,特别是在当前边境侦察作业中,在那里类似的方便通信工具是非常必要的。想象一下,如果年初我们在河口的伏击捕获战装备了无线电台,这场战斗就不会如此失败。虽然这主要是一个组织和指挥的问题,但沟通工具的先天不足也是战斗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疼痛使我呼吁尽快改进战场通讯设备。然而,这种对讲机有砖块大小,重近一公斤。武装人员在野外携带它不方便。通信距离短,需要改进。

据制造商介绍,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同样影响,我国类似产品的核心部件仍未形成。先进国家早就使用薄、小、轻的“芯片”材料,甚至装备了单兵!但是,目前我们只能使用电子管和晶体管材料,所以体积和重量都无法减轻,通讯性能至少落后于世界上类似的“两代产品”。现在不可能装备部队,面临着不可避免的淘汰,但科学研究发展的规律仍然需要每一步都做好。因此,我们感到悲哀的是,中国的电子通信产品落后于外国“几代产品”。

10月31日,该团进入厦门,游览鼓浪屿。厦门,一个很久以来著名的海滨城市,现在感觉街道不是很宽,而是很窄。然而,鼓浪屿,以其独特的岛屿特色,非常吸引人。岛上三到五层的欧式外国建筑展现了历史的变迁。郑成功卫戍部队的废墟令人钦佩,也让人深受感动。

文热点